画廊串子指南,韦拉斯哈古点滴

2020-03-15 作者:艺术欣赏   |   浏览(79)

相关链接:

图片 1

图片 2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新管理团队名单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电力男孩(夜晚),2011 图片来源:UCCA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除了代表性亚洲电影人这一角色,泰国人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作为多媒体艺术家的诸多方面,近年来也随其在世界各地的艺术展、艺术项目而广为人知。在机构四周年庆的四展同陈之际,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为他在华的首度个展明日今夜安排了(中规中矩的)中厅空间,韦拉斯哈古的影像作品、电影原声和摄影、以及一个声音装置作品被安置于仅作简单隔断的展厅内,暗夜般的幽暗气氛切中题旨,又与韦拉斯哈古影像作品中一贯以来所传递出的暧昧而舒缓的气质相契合。

由西天中土推出的印度电影季你不属于将于11月25日至12月25日间展映30余部印度独立电影(北京、上海、广州、昆明),包括剧情长片、纪录片和实验影像,将宝莱坞以外的印度电影带给中国观众。除了电影放映,一系列中印电影学者、导演的对谈、论坛等活动,也将自本周末起在北京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北京电影学院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分别展开。敬请关注ARTINFO艺讯中国带来的后续报道。

相关链接:

暗夜中的光,这在韦拉斯哈古的多部录像及电影作品中都是一个复现的主题,其多义性也常以象征形态经由各种影像元素及它们之间的关系被提出,而这些或许是截然相反的精神映射(喜悦、温暖、焦灼、痛苦等等)大都以摈弃了传统叙事的状态出现。摄影作品《电力男孩》很容易让人关注其画面中的失焦、色彩与明暗对比等元素,观众对作品的解读,甚至几乎可以仅仅通过视觉体验(包括环境体验)的联想来完成,这在韦拉斯哈古的影像语言中尤为典型:借由视觉元素创造出的各种自成一体的结构来传达意象式、情感式主旨,类似的处理手法也被应用于其他更复杂综合的媒介创作(录像、电影、装置)中。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本周末的四展开幕:泰国著名导演、多媒体艺术家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全新的装置艺术项目明日今夜,包括影像、三部电影的原声和图片、以及一个声音作品,一种抒情的氛围糅合在一起。与此同时,这位国际影坛上亚洲代表人物的回顾影展也将成为UCCA岁末的重头戏,推出最具代表性的长片作品及罕少放映的短片等20部影片展映以飨众人,阿彼察邦本人也将出现在周日的公开对谈现场。(展览11月26日至明年2月10日,电影放映11月27日至12月11日)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明日今夜

复现的主题同样可在展览中的影像作品《明日今夜》中看到:诸如治疗、孤独、超越时空及言语的交流等,都在韦拉斯哈古的其他一些作品(包括电影长片)中为不同的表达主旨服务。流动于他个人创作生涯内部的互文性使得这种风格化更加强烈,韦拉斯哈古经历中所接受、吸纳影像美学的多元也让他在实验自己的风格时散发出一些混杂且融会贯通的气息。

同样将于本周六开幕的还有展望:我的宇宙以及由展望策划的唐钰涵:布阵。前者展出展望的不锈钢岩石装置,以及将会投影在UCCA大展厅巨幅银幕上的高清慢速爆破影像。(展期11月26日至2月25日)后者则展出青年艺术家唐钰涵以祈福家庭安康为主题的祈愿雕塑系列作品。此外还有擅长多样性艺术形式的法国艺术组合克勒库兹的视差展,是一场结合了的视觉、透视和感官的装置艺术盛宴。(UCCA,北京798艺术区, 86 5780 0200,展览均将持续至明年2月10日)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在UCCA:窥见暗夜之光

值得一提的是,韦拉斯哈古在各种创作形态与媒材面前是相当统一的,与大多数情况下在影院中放映的电影长片相比,他在当代艺术方向上的创作为自己提供的是更多的实验可能,有助于他跨越媒材与传播体系的限制而展开一些更加抽象、更加风格化的实践。同时,他一贯以来与地域人文(尤其是泰国东北部地区)的密切联系体现在其多项基于田野调查的互动艺术项目中(如原初/Primitive项目以及在湄公河地区进行中的艺术项目),让他的创作获得了更加广阔的空间,以及相当的立体感。

北京公社本周末开幕的洪浩个展就势,以洪浩近期创作的几组装置作品为主。标题指出了作品的工作方式,即有选择地借用现成生活用品的形、功能和引申义,制造出一种消除了距离感和陌生感的新,表达对当下社会内部机制的思辨。(北京公社,北京798艺术区, 86 10 8456 2862,展期11月26日至明年2月26日)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在中国的首次个展仍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进行。与这个名为明日今夜的小型个展所呈现的面貌相比,去年12月里一个囊括其大部分长片及若干短片作品的回顾影展以及艺术家本人的现场讲座,更有助于立体地观察这位以电影长片享誉天下的泰国人的创作脉络。

由此回看本次明日今夜展,便多少会为其局限而扼腕:尽管与艺术家一起营造出了一个相对互通且开阔的空间,但其体量与力度仍难以展现韦拉斯哈古的创作体系,与同期(囊括其长短片的)丰富而全面的电影展映相比,几乎成了一种补充性的附属;然从另一角度看,却也应看到这种安排的互补性包括了(艺术家阐述其创作经历的)讲座、放映与展览,至少是前所未有地完成了某种管中窥豹的工作。

本周末的画廊个展中,站台中国的宋元元个展测试物是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艺术家所关注的并不是一个生活已久并带有生活气息的家庭场景,而是一场活动结束后的混乱场面,或是正在布置中的家庭。他的绘画抽离了人的在场,留下的是人的痕迹,这种痕迹极为异样乃至荒谬,并使得物与物之间产生强烈的戏剧张力。(站台中国,北京草场地艺术区, 86 10 6432 0091,展期12月26日至明年2月19日)

阿彼察邦的创作从整体上看,具有形式上的发散性与思路上的集中,从某种意义上演绎了影像当代性的若干方面。在他的剧情长片、实验或是纪录短片、装置、摄影乃至如原初(Primitive)这样的综合艺术项目中,狭义的电影可被置于一个更宽广的语境、或是回到自身本体。我们对他的关注,也便更多地是在一个大语境中对其个人的田野调查,探访其创作中的元素在他精神世界中的点滴映射。

今日开幕的2011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以戏剧到底是什么为主题,将在北京首都剧场将连续上演10场,其中林兆华本人将奉上四部作品新作《伊凡诺夫》《命若琴弦》,以及旧作《老舍五则》《建筑大师》。邀请展期间展演的外国戏剧主要有来自德国的《毒》《在大门外》以及波兰的《洛尼亚》《为四位男演员写的感情戏》等。更引人瞩目的还有两台中国传统戏曲艺术的演出,包括国宝级戏曲表演艺术家裴艳玲的专场演出,以及天津传世鼓曲演唱会。(首都剧场,11月21日至12月18日)

ARTINFO:您曾说过自己的艺术创作是对电影的一种平行性的延展,也就是说能在艺术作品中为电影所不为。请具体解释一下?

AW:由于电影有自己的固定形式,观众只能在电影院里待上两个小时;面对艺术作品他们却可以选择自己与作品之间的距离,等等。因此我感觉做艺术作品时就像是在创造一只动物,它有自己的大小、性格等等,观众可以自己去发现这只动物会对他们说什么、做什么,若是觉得没有兴趣了还可以走开。从这个意义上看,艺术作品更加有活力,像是做建筑设计般、构筑起时间与空间,有时我还会在一种创作实践中挪用另一种实践中运用的技术手段。

ARTINFO:您是怎样规划这次明日今夜展的空间格局的?

AW:最初这个项目曾去过爱尔兰,北京是第二次展出。上一次在爱尔兰的现场有更多的隔间,UCCA的空间则是一种更加开放的状态,于是我就保留了这种开放性,没有计划搭建更多的展墙,给观众的感受必然也是不同的。

本文由澳门新普金网站发布于艺术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画廊串子指南,韦拉斯哈古点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