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立冬,唤起爱的灵魂

2020-03-22 作者:诗词文化   |   浏览(50)

  秋风把这个院子装地满满的

墨夜静沉,秋风瑟瑟,月凉如水,清香摇晃了枝头缠绵的树叶,月色荒凉的背影又拉长了孤单还有那卑微的寂寞。一个人停留在萧条的梧桐树下,一起和着月色还有漆黑的夜色,融入其中,深深感受暗夜的凄凉。暗昏的路灯,还泛着泪水,因为深秋的故事,有那么多的伤感。如果一个人疲倦了一些没有结尾的回忆,那又该如何去逃避。如果一个人厌倦了某一些无所谓的伤感,那又该如何去欢笑,夜萧瑟了枝头的树叶,月光的凄凉染遍了夜的忧伤。一个人静静伫立在夜色之中,听着风吹落树叶的嘶哑声,残花败落,叶葬花,葬了月色无边的伤心与回忆。

“人如风后入江云,情似雨馀黏地絮”

  夜色涂抹在白色的墙上

一首又一首挽惜曾经的歌曲,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在耳中回回荡荡的歌词,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声,那一句句刺入肺腑的伤痛,一个人早已习惯了听歌、哼唱、回忆。夜凉如水,只是伤感的歌声一首又一首随着时光流动而流动。暗昏的灯光铺满疲惫的脸庞,双眼空灵,又在为你离去,回忆而回忆。伤痕累累的心,在月色萧瑟的黑夜中再也承受不住那沉重的孤独与悲伤。破碎、心痛,残残孤单的耳机线在秋风瑟瑟的微风中颤抖,泪水不知不觉落下,缓缓压断了舒缓的钢琴声。泪水顺着脸庞忧忧怨怨的滴下,又打湿了身旁半残的梧桐树叶,血红而又妖娆。

季节“立冬”,地球的北半球。亚欧大陆东部,太平洋西岸,跨越东5~东9五个时区,约东经77度至约东经至146度,约北纬7度至约北纬52度进入了纯粹的冬天。这个时节想必我的家乡已有雪花飞舞了。而重庆的这个时候,天空大多数的时候却都是蒙蒙细雨。

  房间透出的灯光

悦耳的音乐牵连着心伤的人,在夜色荒凉之中一起走过那些道不出却察觉到的寂寞。伤感的乐曲反复聆听,因为那里的面旋律正好是我现在的心情,低沉低沉的声音,好像谁曾经对谁说过的话语,刺穿我苍白的灵魂,沉默不语静静回忆曾经的你,曾经的话,还有曾经的语。眺望远方,那一盏又一盏悄悄熄灭后的灯,暗夜浮云掩盖了那凄凉悲伤的月光,乌云蔽月,银霜寒露。停留在原地,静静听着歌曲,任那秋风剪过齐耳的发,杜娟滴血般的嘶鸣又是为谁叹怨,双眼模糊了视线,陌生了刚刚印在脑海的风景,一个人彷徨的、落莫的去寻找那个让我很熟悉的地方。

那雨丝细得让你分不清是雾还是雨。这个季节很累,那些心事就像浮云。在某个特定地点特定时期定格在这细雨里。天空是推不开也扯不断的千丝万缕。那天空的寒凉又撕扯出了另一种寒凉。

  让垂在窗前的柳条闪着绿光

月色染白了昏黄的街角灯光,失落的又跌入回忆的深渊,如此伤痛惕之不去,挽惜昨日又慷慨了思念,我蹲在原地早以泣不出声,晓夜昏睡,暗星浮动,冷秋的夜色那么忧伤。青涩的梧桐树叶还在枝尖摇动,我模糊的双眼看见夜的双手悄悄掩埋落叶的过往还有伤痛,薄薄的迷雾笼罩在密密麻麻的梧桐树叶中,压仰的心跳,混乱不清的脑海,还有夜凄凉的忧伤把我埋葬,让回忆的曾经掘不出那永恒的孤伤。残单的耳机划过发,匆匆掉入我双脚边冰冷冰冷的路面上,嘎然而止的音乐,让寂寞的双耳轻轻聆听秋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晶莹的露水带着对大地的思念,匆匆忙忙的落在深秋的青叶还有枯叶上,我的鬓发,被露水的泪水染湿涂白,夜的寂寞紧紧拥抱着我,残星绕起一阵阵风留下的乐语,低头沉睡,像个年少的顽童。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乘凉的人,散步的人

漆黑的夜,萧瑟的风,卷起夜流下的泪花,逝向我眼底的尽头。我蹲在被落叶铺满的梧桐树下,掉落在地上的耳机,还时不时传来音乐的旋律声,我没有伸手去拾起,也没有勇气再去拾起,我害怕又掉入那回忆的坟墓里,害怕再也爬不出来。残星落下的泪光照亮了黑夜的尽头,单薄的衣服被萧瑟的秋风反反复复的撕扯,冰冷的气息在我鼻间来来回回,淡淡的薄雾,低吟在耳边的嘈杂声,仿佛残梦的旧年喜欢如今的思念。对你的怀念,有多少不堪的从前,因为快要忘掉你的容颜,所以我在深秋的午夜不停的去思念。流浪的乌云还遮掩凄凉的月色,该如何去停止想念关于你的时光。

澳门网上网站大全娱乐,让昨夜别走,让晓风迭岚在我的晨梦里,立冬,落叶被雨打在地上,满目苍夷。因为小区院子里到处处落叶,大半个上午都听到那个清理工大姐“哗啦”,“哗啦”的扫帚声。混沌苍穹,繁华三千的芜杂尘世。天冷了,那些蝶儿蜷缩在茧里挂在冬青树下。无语,默默。随风轻摇,不知前程后世。这个季节,也许是为了取暖,也许是为了依偎,也许,只是为了也许的存在而等待盛夏。

  品茶的人,聊天的人

轻轻的站起,脸庞还残留斑驳的泪痕,踩着一片片枯萎的树叶,向前走去,昏暗的灯火剥夺了夜空虚的时间,忽明忽暗的星光还洒下泪水,一个人躲在空虚的流年中,带着耳机,聆听一遍又一遍那多愁的曾经,往事如水,泪雨纷飞,砸在平静没有波澜的脑海,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疲劳的双眼睁睁闭闭,带着不是想念的思念,躲避开回忆的绳线,到残梦的月乡,幻听你的呢喃。夜深沉的找不到一抹光的寒凉,就这样,苦苦等待露水的泪花可以淋湿那缠绕在思绪里的哀伤。眼底的夜,温柔的让我想到你给我的依恋,就像夜温柔的对我静静诉说一样。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隐隐约约的声音

清秋锁雾,残月如勾,晓云流浪,一个孑然的背影走过一盏盏寂寞的灯下,那拉长的身影在清冷的秋夜显的那么凄凉。一瓣瓣败落的花瓣埋在一片片枯萎的树叶下,又漂起一阵阵勾起回忆的哀香……

推开窗,看到海棠枝头那最后两片枯叶也在昨夜被最后一次秋风卷走了,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丫插在花钵里。是呵,我细想,好像也没有什么花为了这个季节而开,我墙角的梅花缀满了青幽幽的花蕾,藏在还没落完的叶子下,静静地待月西斜。好像能听见那谁家的那个小谁还在思念着谁家的那个谁。立冬了,这样的季节,一束束寒流总能触及到那些泛黄的伤口。

  在秋风中酝酿着回忆

原创QQ:572264369

刚好此时邻家的电视里传来了轻柔的歌曲“遇见你的我,碰见我的你,在同样的夜色里,问着同样的问题……谁在等我,我在等着谁。谁在爱我,我还爱着谁。”惹得我的眼一下子就涌满了雾雨,不想承认的心事,倾刻间卷土重来。

  就在不远的河边

秋色,藏在泛红的梧桐叶下,秋色,葬在皑白的冰天雪地下。

不想再想起你的我,任由爱的时光秒针转动,颠簸,却没有把你带走,留在我初冬的季节里。再一次遥望你的方向,再一次在初冬的季节问你,“你那里下雪了吗,”可曾,还记得旧时那些温润的时光,思念一串串沉淀在我的季节里,深深浅浅。

  就在不远的码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那一年的再见

雨淋湿了窗台,狠狠地抽打着窗棂,思念就又湿了一回,所有的风景全是想你,我一直以为我把那些飞花的日子已存封。就一直迷失踯躅这条芊长的小路上。谁知季节的风一吹,一个寒颤就让我回到了那些只属于你和我的日子,那些折翼枯叶蝶就在我身边纷飞,打散了我残留的收藏,错落碎成一地的嗟叹。

本文由澳门新普金网站发布于诗词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写在立冬,唤起爱的灵魂

关键词: